北京茅台酒回收信息网
新闻详情

礼品回收黄金数码成了新宠 高档烟酒生意惨淡

浏览数:34

  往年春节前,正是“礼品回收”生意最兴旺的时候。尤其是高档白酒如茅台、五粮液等等,经常是“送礼的人刚走,东西就进了回收店”。但记者探访发现,今年礼品回收的“形势”有了大变化:白酒名烟成了“烫手山芋”,回收价格也大幅下降;而市场紧俏、容易变现的黄金和数码产品,成了回收商们的“新宠”。

  昨天下午,在武圣路附近的一家“烟酒专营”店,玻璃门上贴着“高档白酒、黄金、礼品回收”的牌子。店内没有顾客,老板正在无聊地打游戏。他瞟了一眼记者手里拎着的纸袋,不甚感兴趣地问:“什么酒?现在可卖不上价。”看到纸袋子里装的是十年“红花郎”,老板撇撇嘴,“100块吧。”“100块?这酒超市里卖四五百块呢!”看到记者对回收价格强烈质疑,老板振振有词:“你卖的是二手货,跟超市里的能一样吗?再说现在卖白酒的人多,买的人少,我肯收货就不错了。”

  这位老板姓梁,做烟酒回收生意已经七八年了。“数今年行情最差,我半个月才倒出去一瓶,还是贱卖。”他告诉记者,因为白酒塑化剂风波,酒鬼酒基本已经被“踢”出了回收市场,往年火爆的茅台、五粮液等,也因为“限酒令”而备受冷落;极少有人上门来求购,回收价格自然大打折扣。举例来说,去年春节前,53度茅台飞天回收价最高达到1200元,但今年梁老板只肯出700元收货;52度五粮液的回收报价是350元,也比去年便宜近一半。

  记者走访了几家做“回收”生意的店铺发现,有的店主已经明确表示“高档白酒只卖不收”,肯出钱收酒的老板也是拼命杀价。一家店给出了“茅台650元,五粮液300元”的报价,还向记者表示“你这会儿不卖,节后都出不了手”。

  “今年这生意啊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记者在某分类信息网站联系到一位“李先生”,他的简介写着“回收各类礼品、奢侈品、高档烟、名表、虫草和黄金等”。“李先生”告诉记者,往年他颇有几位固定的“大客户”,估计是大企业的高管之类,一到年节就拿来高级香烟和包装完整的名表,但今年都没了动静。“去年光是倒香烟我就赚了一万多块,今年没戏了。”

  “我看报纸上说,今年因为中央紧抓反腐倡廉,很多干部、领导都不敢在风口浪尖上收礼。尤其是什么‘表叔’的事儿再一闹,得,也没人敢送表了吧。”这位“李先生”说,他现在主要做购物卡生意,感觉也很艰难:“千元以上就要‘实名制’,加上不少单位过年开销从简,收来的净是些三五百元面值的卡,只能赚一二十块钱。”而且,围绕着商场、超市的“黄牛党”都有自己隐秘而成熟的购销链条,资金有限、势单力薄的“李先生”想在里面插一脚很难。

  白酒因为塑化剂“没落”了,名烟名表没人敢送更没人敢收,倒是以iPad为首的数码产品成了烟酒回收市场的新宠。

  “你还有吗?iPad 2,数码相机和单反相机什么的,打开包装的也行,我现金收,高价。”在走访的几家“礼品回收”店里,不止一位老板对记者随身带着的iPad mini表现出兴趣。还有位老板说,白酒他是不要了,但“如果有金条、金币什么的我能收,给你个好价钱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因为数码产品近年大热,不少单位大宗购买平板电脑、数码相机和单反等,作为年会抽奖礼品,或是年末福利发放给员工。有的“礼品黄牛”盯准了这里面有钱可赚,便在写字楼云集的国贸、大望路等地“安营扎寨”,有时遇到公司搞年会,能一下子收上来好几个相同的数码产品。没开包装的直接转手出售,已经拆了封的东西回收后,通过“行内人”换个封贴当成新货卖,利润更大。举例来说,一部包装拆封却没开过机的ipad mini16G wifi版),回收商给记者的报价仅为1300元,还不到新品价格的一半,但这部平板电脑只要翻新了包装,一转手就能卖到2500元左右,这一进一出差价就在上千元。

  记者发现,无论是白酒、购物卡还是数码产品,回收商们往往上来就询问卖家“有多少货”,问这个实际上是要套出卖家有没有跟黄牛打交道的经验,“生手”就很容易被茅台酒回收商“诈价”,价格压得特别低。

  在崇文门附近,记者称自己手里“有近三万元某超市购物卡”,黄牛给出的价格是九三折,而对另外一位拿着2000元购物卡来变现的女士只报了九折。事后记者了解到,这是因为黄牛们判断出“大客户”后,会直接报出相对合理的“实价”,借此吸引经常处理高档礼品和购物卡的熟客;对于那些因为抽奖或单位福利才偶尔获得的“生手”,则是来一个宰一个,价钱压得越低,回收商赚得越多。

文章来源http://www.hslyss.com